首页历史替天行盗章节

加拿大28破解外挂

罗猎的失眠症也变得越发严重,换成常人或许早已被这一次次的打击折磨得jīng神崩溃,可罗猎本身的心理素质就非常强大,再加上他体内有智慧种子和慧心石的能量。前者给他的更多是远超现代认知的知识和见解,而后者却可以改善他的体魄。

如果没有慧心石的能量,也许他早已死于和雄狮王的那场决战之中,天庙决战之后,罗猎认为慧心石的能量已经损耗殆尽,可是最近他又感觉到体内能量开始萌动,在经历一段时间的沉寂之后,慧心石的能量又开始复苏。

罗猎将火炬递给了瞎子,其实瞎子并不需要火炬,罗猎给他也不是为了帮他照明,而是希望火炬能够为他取暖。

瞎子接连打了几个喷嚏,好不容易才停下来,却听到一个洪亮的回声,瞎子愣了一下,很快就意识到这声喷嚏并非回声,而是他的身边还有一个人,瞎子揉了揉鼻子,低声道:“恩公!”

安藤井下也揉了揉鼻子,看了看瞎子,这小眼睛胖子头脑非常灵活。

罗猎让瞎子原地停下,利用他超强的目力观察一下里面的状况,瞎子仔仔细细观察了一遍道:“像是一座神庙,规模挺大,不像是咱们中式风格。”他又向桥面望去,却见桥上刻着许多奇怪的字符,惊奇道:“桥上有字,不像是汉字。”

在这种环境下罗猎的视力远不如他,只能看清近处的几个字,这些文字也不是夏文,甚至不是中华文字,一旁的安藤井下伸出手去轻轻拍了拍罗猎的手臂,罗猎明白他的意思,安藤井下一定是认得上面写得什么。

瞎子感觉身边有异,转身望去,却见一个高大的身形出现在自己的面前,正是在鸣鹿岛所遇的鳞甲怪物,虽然瞎子早就有了心理准备,可看到安藤井下突然现身仍然还是吃了一惊。

安藤井下压根没有顾及身边人的感受,缓缓蹲下身去,张开大手,掌心中露出一个铁球,右臂轻轻一推,那铁球沿着长桥叽里咕噜地滚了过去,铁球滚动的过程中触发了暗藏的机关,只听到咻咻咻之声不绝于耳,冷箭从两旁的护栏内shè了出来。

耸立两旁的神像也动作起来,手中的各种兵器轮流劈砍在桥面之上。

瞎子早就猜到会有机关,可是真正看到如此密集的攻击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里面的动静吸引了外面的同伴,陆威霖和叶青虹忍不住来到铜门前查看发生了什么,尽管里面光线昏暗,他们仍然能够分辨出里面多了一个人,那身影在两米左右,比起他们之中最为魁梧的张长弓还要高大。

铁球滚到桥梁的对侧,然后又倒着转了回来,回来的途中不断有机关继续被触发。

瞎子看得头皮发麻,单单是入口处的长桥就隐藏了那么多的机关陷阱,还不知里面如何凶险。

铁球回到安藤井下的脚下,他拾起铁球,然后示意罗猎和瞎子在原地等待,独自一人向桥的对侧走去,安藤井下走得非常小心,他仔细观察着桥面的字迹。

瞎子喃喃道:“他好像来过这里呢。”

罗猎觉得可能xìng不大,如果安藤井下来过这里,就不会被老安甩开,可能安藤井下对这道桥梁的机关布局非常了解,不过无论怎样都是好事,如果没有安藤井下带路,他们两人很难破解这桥上的机关。

安藤井下一路走到桥梁的对侧。

瞎子道:“他该不会甩开咱们独自去寻宝吧?”

罗猎摇了摇头,以他对安藤井下的了解,应该不会,安藤井下心中最为珍贵的是他的儿子安藤纯一,哪怕用整个世界跟他交换他都应该不为所动

安藤井下走过长桥,并未触及任何机关,这才回头。瞎子暗自惭愧,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,安藤井下是以身犯险,确信没有危险方才回来给他们带路。

罗猎向安藤井下道:“我叫他们一起过来?”

安藤井下摇了摇头,他不想见太多外人,罗猎见他态度坚决也只好作罢。跟随安藤井下走过长桥,将安藤井下所走的每一步都仔细记下,毕竟他回头还要去接其他人过来。

瞎子本想强记,可他的记忆力实在有些糟糕,索xìng把眼前的事情做好,任何复杂的事情都交给罗猎去做。

越过长桥,前方现出曲曲折折的阶梯,这阶梯的走势一直向下,没走多远就听到流水之声,罗猎和瞎子已经有许久都没有饮水,身体都处于缺水状态,听到水声,饥渴感越发强烈。

瞎子道:“恩公,您过去有没有来过这里?”

安藤井下缓缓摇了摇头,他突然停下脚步,前方的阶梯出现了中断,中断的距离大概有十米之多。

罗猎低头望去,他们所在的桥面距离下方极深,以他的目力看不清下方到底有什么,只是看到附近的石壁之上隐隐泛出蓝sè的光芒。

安藤井下向后退了几步,突然加速向前方冲去,临近缺口之时猛地腾跃而起,十多米的缺口被他一跃而过。

瞎子看得目瞪口呆,他可没有这样的本事,以他的弹跳力,肯定要直接跳入深渊。

罗猎欣赏地望着安藤井下,对方经过化神激素改造进化的身体拥有着比常人强大许多的能力,罗猎也没有把握从这么长的缺口跳过,罗猎环视四周寻找适合的工具,他不害怕冒险,可是在没有把握的前提下冒险实属不智。

安藤井下的身影已经消失,不过很快他又回来了,这次还抱来了一根长达十多米的乌木。

三人合力将乌木架在那缺口之上,虽然有了这座临时的桥梁,可是想起下方的深渊,瞎子仍然一阵心底发寒,罗猎笑着宽慰他道:“你只需向前看,不要看下面就没什么好怕。”

瞎子点了点头,罗猎先上了乌木,踩了踩确信这乌木足以承载自身的份量,这才放心大胆地走了过去。

瞎子看到罗猎走得轻松,可轮到自己,走上乌木就双腿发抖,走了两步,感觉小腿肚子都开始抽筋了,瞎子颤声道:“不成,我不成了。”

罗猎忽然语气变得紧张起来:“别回头!”

瞎子愣了一下:“什么?”内心中涌起不祥的预感。

罗猎道:“快跑,后面有海蜘蛛追来了!”

瞎子向来对罗猎深信不疑,听他说身后有海蜘蛛追来,吓得迈开步子踩着乌木向对侧跑去,竟然一连串小跑顺利过了乌木桥梁,等他双脚落在了实地,方才回过头去,却见身后哪有什么海蜘蛛,罗猎根本就是骗他,故意利用这种方式让他疲于奔命忘了眼前的恐惧。

瞎子这会儿才感到后怕,双腿一软,一屁股坐在地上,指着罗猎一脸悲愤道:“兄弟,这就是兄弟……”

安藤井下望着瞎子的狼狈相,表情也有些古怪,他其实在笑,可是他现在古怪的面容已经无法正确表达情绪。

瞎子原地坐了一会儿,感觉屁股下面寒气直往上窜,他又站起身来,摸了摸地面,其冷如冰,不过应当是某种不知名的岩石。

罗猎道:“yīn沉岩,这种石头寒气最胜,纯净的yīn沉岩甚至比冰还要冷。”

安藤井下欣赏地望着这个博学的年轻人,因为yīn沉岩在自然界存在极少,所以除非是矿产专家才会有所了解,想不到这年轻人居然知道,安藤井下却不知道罗猎的知识来源于智慧种子。

瞎子道:“yīn沉岩,听起来就不吉利,这玩意儿用来做棺材倒是好材料。”

罗猎笑道:“这次被你说对了,yīn沉岩若是做棺材可以保护尸体千年不腐,比yīn沉木来得还要珍贵。”

瞎子叹了口气道:“大吉大利,咱们还是别提这些晦气的事情,对了,刚才听到水声,怎么这会儿反倒听不见了?”若非是对水的渴望,瞎子也坚持不到现在。

罗猎道:“你耳朵是不是有问题,流水声就在前方啊!”其实罗猎也听不到流水的声音了,他之所以这样说是要给瞎子动力,有道是望梅止渴,只有希望才会让瞎子有动力坚持下去,如果说了实话,恐怕瞎子连一步都不想走了。

瞎子侧耳听了听,满脸狐疑地望着罗猎道:“你千万别再骗我,我对你这么好,你怎么忍心一而再再而三地骗我?”

罗猎道:“懒得理你。”安藤井已经大步向前。

瞎子也不敢一人留在原地,赶紧追赶上罗猎的脚步,又走出一段距离前面出现了一大片石笋群,从眼前的地形来看看小说到吞噬 tsxsw.com,应当是上古冰河侵蚀之后的痕迹,让瞎子欣喜的是,这段路途非常cháo湿,从洞顶不停有水滴落下,瞎子壮着胆子,舔了一口,入口清凉香甜,不带有丁点儿的咸涩,确信是淡水无疑。

瞎子道:“找到水了,找到水了!”他激动的声音都变了形。

罗猎向安藤井下看了一眼,虽然找到的水源不多,可是对他们这些人来说,这些水滴也弥足珍贵,对他们补充水分非常重要,更何况他们越走越远,自然距离驻留原地的叶青虹等人越来越远,刚才经过的路途并不存在太大的风险,应当叫他们过来会合,并补充水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