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历史替天行盗章节

网赌加拿大28图片

吕长根还没有来得及回答,就看到前方有一支队伍经过,为首一人穿着飞行夹克,骑着一辆摩托车,车后拖行着一人,那人被拖拽在雪地上浑身上下早已血肉模糊,所经之处留下一条触目惊心的红sè血痕。

罗猎皱了皱眉头,他并未看清那人的面目,心中有些奇怪,这摩托车是如何运上来的,难道也是通过吊篮?按照吊篮的大小来看显然不太可能,难道说凌天堡还有另外的秘密通道可以出入?

摩托车在前方空旷处停下,骑车人翻身下车,抬起风镜,露出一张妩媚妖娆的面孔,瓜子脸,柳叶眉,一双美眸媚光潋滟,上身褐sè飞行皮夹克,下穿黑sè皮裤,黑sè高腰战斗靴,身段颀长,走起路来宛如风摆杨柳,扬起修长的右腿,战斗靴狠狠一脚踢在那名俘虏的下颌之上,将那名俘虏踢得在雪地上连续翻滚了几周。

这女子正是狼牙寨老八兰喜妹,看到那俘虏满脸是血的惨样,她非但没有半分同情,反而兴奋得美眸生光,兰喜妹是狼牙寨九名核心人物之中唯一的女xìng,此女正是艳若桃李,心如蛇蝎的真实写照,她虽然是一名女xìng,可是论到手段之残忍,xìng情之冷血,在整个狼牙寨无人能出其右,而且她生xìng骄纵,深得大当家肖天行的宠爱,就算是二当家赤发阎罗洪景天也要对她忌惮三分。此女shè术jīng准,尤擅飞刀,号称百步穿杨,例无虚发。

兰喜妹抽出腰间匕首,周围都以为她要当众杀人的时候,她却出乎意料地将那捆缚在俘虏手上的绳索割断,娇滴滴道:“逃吧!我数到十,你如果能够躲过我的子弹,我就饶了你,好不好?”声音悦耳动听,妩媚娇柔,听起来仿若有一根羽毛拨动你的心弦,如果不是知道她的做事手段,只听她的声音,几乎会认为她是一个温柔善良的女人。

那俘虏一言不发,爬起来就跑,对他而言时间就意味着生命,根本顾不上多想。

兰喜妹轻声道:“一!二!三……”

罗猎已经预感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,正准备转身离去,却想不到那名俘虏竟然改变方向朝着他冲了上来,俘虏的目标并非是罗猎也不是吕长根,而是他们两人身后的那道门。

人在生死关头,求生yù最为强烈,本能会让他们做出自认为最正确的选择,如果沿着大路奔跑,附近并无隐蔽,他绝不可能躲过兰喜妹的子弹,唯一的办法就是寻找隐蔽,在他看来只要逃入罗猎身后的院子,或许就能够躲过兰喜妹的枪击。

吕长根的表情显得有些无奈,他居然躲到了一边,因为他清楚这位老八的xìng格,她最不喜欢别人插手她的事情。

兰喜妹数到七的时候,俘虏已经跑到了罗猎面前,他的双目内重新燃起了生机,距离房门已经近在咫尺,他应该可以在兰喜妹数到十之前逃入院内。

兰喜妹忽然转过身去,手中的匕首倏然shè出,直奔那名俘虏的颈后,她说过数到十再开枪,可是没答应不用刀。

匕首在空中宛如风车般旋转,直奔俘虏的要害而来,那俘虏虽然没有回头,却竟然感应到了危险的到来,身躯躬了下去,匕首贴着他的头顶错过,直奔罗猎而去。

吕长根暗叫不妙,虽然罗猎并不是飞鹰堡的什么重要人物可是如果被误杀也是不好,罗猎身躯并没有移动,极其随意地抬起右手,手指探入shè向自己的那道寒光,光芒倏然凝固在他的手指之间,他竟然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夹住了激shè而来的匕首,匕首的光芒仍然在微微颤抖,又如一条挣扎跳动的鱼。

“十!”兰喜妹举起了右手,镀金勃朗宁手枪熠熠生辉,伴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响,金sè的子弹划出一道美丽的光线,shè入俘虏的后心,刚刚和罗猎擦肩而过的俘虏重重栽倒在雪地上,殷红sè的鲜血从他的身下缓缓流淌而出。

结局早已注定,只是过程却跌宕起伏,兰喜妹优雅地将金sè手枪插入右腿外侧的枪套内,然后拢了拢被风吹散的**发,婷婷袅袅走向罗猎。

吕长根还以为罗猎刚才的举动触怒了这位喜怒无常的义妹,慌忙迎上去道:“八妹。”

兰喜妹伸出右手的食指在他面前晃了晃,示意他不要多说话,来到罗猎面前,一双美眸打量着眼前这个皮肤黝黑,满脸络腮胡子的粗犷汉子。

罗猎的表情平静无波,将匕首掉转过来,手柄递给了兰喜妹道:“物归原主!”

兰喜妹格格笑了起来,笑得花枝**颤,她并没有去接匕首,而是昂起了下颌,露出娇艳胜雪的粉颈:“你是哪路的神仙?居然敢接我的刀?”心中也是惊奇不已,能够空手接下自己的飞刀,放眼整个狼牙寨也不多见。

罗猎叹了口气道:“本来不想接,可是不接,这匕首在我身上扎个窟窿了,我这人什么都好,就是怕疼!”

兰喜妹听他这么说,笑得越发开心了。

吕长根心中捏着一把冷汗,兰喜妹笑并不代表她开心,往往她笑得越开心就越有攻击xìng,每次见她杀人的时候,都见她笑得花枝**颤,他赶紧介绍道:“这位……”

兰喜妹怒道:“你住嘴,我的事情不要你插手!”

当着一众手下的面被兰喜妹呵斥,吕长根这张脸也有些挂不住,腾地红了起来。

兰喜妹旁若无人地将罗猎手中的匕首接了过来,望着罗猎道:“你叫什么?”

罗猎道:“在下叶无成,从飞鹰堡来,奉了李掌柜之名特地前来为肖寨主贺寿。”

兰喜妹道:“我说呢,怎么从来都没见过你。”她将匕首插入刀鞘,让人将尸体拖走,转身跨上摩托车,启动摩托车之后,向罗猎道:“叶无成,咱们很快就会见面的!”说完启动油门,向城堡深处驶去。

兰喜妹的这一枪也将张长弓等人惊动,几人来到门前的时候,罗猎已经平安返回,他们这才放下心来。

罗猎并没有细说详情,招呼几人坐下吃饭。所有人都知道现在所处的环境,这顿饭吃得很快,以填饱肚子为首要原则,即便是嗜酒如命的阿诺也只是喝了三杯酒,必须要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。

几人刚刚吃过饭,又有人前来拜访。

开门一看,竟然是狼牙寨的八掌柜蓝sè妖姬兰喜妹。

兰喜妹此番前来居然带着一个药箱,进门就问道:“叶无成呢?”

瞎子不知道她的身份,看到这么一位妩媚动人的大美女进来,马上厚着脸皮迎了上去:“这位小姐,您是?”

兰喜妹道:“叶无成呢?我是他朋友!”

瞎子和阿诺面面相觑,罗猎太厉害了,刚刚来到狼牙寨就处了那么一位美女朋友,满脸的络腮胡子外加脸上的大胎记也没挡住这货的雄xìng魅力。

麻雀望着兰喜妹明显带着敌意:“你是谁?”

兰喜妹不屑看了麻雀一眼反问道:“你又是谁?”

麻雀理直气壮道:“我是他老婆!”

瞎子和阿诺站在一旁已经感觉到醋浪滔天,当然麻雀究竟是不是做戏还不清楚,她现在和罗猎是冒牌夫妻,吃醋也是理所应当的表现。

兰喜妹上下打量了麻雀一眼,格格笑道:“想不到叶无成的眼光可真不怎么样!”言外之意就是说麻雀长得太丑。

麻雀正要发作,罗猎此时从房内出来了,笑道:“八掌柜,想不到咱们这么快就见面了。”

兰喜妹看到罗猎现身,马上笑靥如花,嗔道:“叶无成啊叶无成,你也不早点出来见我,他们几个都把我当犯人一样审问呢。”

麻雀冷哼了一声道:“你又不说自己的身份,谁知道你是谁?”

罗猎将面孔一板道:“花姑子,不得无礼!”微笑来到兰喜妹面前道:“不知八当家大驾光临,有何见教?”tsxs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