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科幻木叶之最强人类章节

加拿大28开奖结果

“五尾的查克拉?”

水无月宵月望着观月的背影,陷入了沉默。

查克拉本就是没有实际形体的能量,因而可以附着在器具或者拳头上,增强硬度或者锋利。

实质化的查克拉是很罕见的,除却尾兽这样的查克拉聚合体之外,普通人类很难做到这一步。

而将他人的查克拉实质化并加以捕捉,这种更是事情听都没听说过。

偏偏此刻,观月就给他们上演了这一幕。

“变态啊!”

乙羽轻轻咂嘴。

“喂喂,乙羽,别忘了我的耳朵可是很灵的,心里话这种东西放在心里就好了,说出来多难受······”

观月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乙羽面sè一变,嘴唇动了动,旋即反应过来紧紧抿着嘴唇。

小插曲过后,观月专心投入研究五尾的查克拉和汉的查克拉纠缠连接的状况,他的野望是在不伤及人柱力xìng命的前提下,将尾兽抽离出来。

手掌中紧紧攥住的赤红查克拉散发着令人恐惧厌恶的气息,并且不断挣扎扭动,如同具备着意识一样,仔细看的话能发现其中夹杂的丝丝缕缕淡蓝sè的查克拉,这是属于汉的查克拉······

“······这可比我预料的还要麻烦呢!?”

“你究竟想要做什么?”

汉质问道。

“干什么?嗯,我想想······应该是做好事吧!帮你摆脱人柱力的身份,怎么样?”观月头也不抬,研究着手中的查克拉,如同橡皮泥一样搓圆揉扁,“人柱力放在哪个忍村,不都是受歧视的群体吗?正好帮你解脱这个身份。”

汉紧紧闭上了嘴巴,忍受着腹部撕裂般的痛楚,冷漠的望着观月的举动。

耐心的等待着,等待着机会,等待不知何时才会降临的机会。

“······联系真够紧密的,这个是······替代了本身的查克拉······难怪,难怪剥离了尾兽,人柱力就会死亡······”

手艺娴熟的剖开了汉的胸腹,观月仔细的研究着每一个**,在不伤及实验品xìng命的前提下,收获匪浅。

“这就是抽离了尾兽,人柱力会死亡的真实原因啊!应该没错······”

不确定的念叨着,观月皱起眉头琢磨。

人柱力是很奇妙的存在。

以肉身封锁尾兽渊海般巨大的查克拉,压根就等于在体内装了一个核反应堆般的存在。

尾兽查克拉如同核辐shè一般不断地影响着人柱力的身体,一点点深入到人柱力的每一个**,每一个细胞。

而当尾兽这个辐shè源兼稳定器被抽走,人柱力的身体就等于失去了安全阀,身体会以惊人的速度崩溃,最终陷入死亡。

“······啊啊!这可真是个坏消息······这样根本没法子安全切断尾兽和人柱力之间的关系啊!”观月松开手中的实质化的查克拉,任由其缩回汉的体内,发出了沉重的叹息声。

汉的伤口出血极少。

观月的手段很巧妙,怎么说也是木叶医院数一数二的专家,上千台手术都过来了,要是还手忙脚**的那就太难看了。

“愈合的真慢······真丢人柱力的脸。”

观月撇嘴。

“喂喂,观月,你不是将人家的查克拉都给封印住了吗?”

绳树忍不住吐槽了起来。

“······也是诶,差点给忘了。”

观月抓了抓脑袋。

······

空气变的安静下来。

乙羽脸皮狠狠抽了抽,忍住了吐槽的yù望。

辉夜六郎按着胸口,确保自己不会心跳过于激烈而倒下去。

朱红面甲之下,汉的面容也陷入了呆滞状态,大脑如同锈死的机器,完全运转不动了······这个人是在开玩笑吧?

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忘啊!?

“嘛,算了,帮你一把吧,作为我珍贵的实验材料,你需要保持一个完好的状态呢。”

右手按在伤口处,医疗忍术特有的淡绿sè的查克拉光辉亮起,伤口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。

“······喂喂,观月,这就完事了吗?”

“不是吧?不弄死这个大块头吗?我还以为你要宰了他,我才特意跟过来的?”

绳树和乙羽接连嚷嚷了起来。

“观月大人,人柱力这么危险的东西,还是尽早抹杀比较安全······”水无月宵月也忍不住开口劝道。

墙壁上悬挂式的油灯,豆大的火焰在呼吸卷起的气流中摇摇摆摆,巨大的黑sè影子如妖怪一样起舞,浓郁的杀气充塞在这片狭窄的空间,针对这五尾人柱力汹涌而去。

“······我说你们就不能对客人温柔点吗?我已经说过了这是我贵重的实验材料,至于安全问题,我会亲自守在这里的,实验不结束,我是不会离开的。”

观月抽回了手掌,汉的伤口已经痊愈了。

“诶?亲自守在这里?可是你丫的不是大军统帅吗?”乙羽张大了嘴巴。

“有什么关系?岩忍已经被打趴下了,正被砂忍按在地上摩擦,就算是云忍作**,怎么也轮不到我们出头,现在大军已经无事可做了,我这个统帅职责已经尽到了。”观月振振有词的辩驳道。

“六郎,接下来大军暂时由你来统帅,我要专心做研究,我······或许知道你们一族的血继病是什么东西了。”

观月露出了神秘的笑容。

“咳咳!!观月大人,交给我吧,我会圆满完成任务的。”

辉夜六郎面sè激动的一片cháo红,他不怀疑观月说的话的真实xìng,血继病是辉夜一族最沉重的一块心病,没人敢在这方面开玩笑。

而且观月也不是信口雌黄的人。

有了辉夜六郎的保证,观月便不再关注这群看客们,转过身来,微微仰起头,看着悬吊起来的汉,嘴角勾勒出一个微妙的弧度。

“接下来······就让我们继续吧!”tsxsw.com

食指上一层青sè的风刃细薄如纸,一点点划开汉方才愈合的胸膛,皮肤、肌肉、骨骼、内脏,逐一浮现在眼中。

他眼中闪耀着兴奋的光彩,望着汉强健有力跳动着的心脏,专注的投入到研究之中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