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历史大明法医章节

网络加拿大28骗局

自从众人带着尸体回来,猴子就再也没有闹过,似乎之前它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此。世

间万物皆有灵,猴又是其中翘楚,见林雪唐怪模怪样的看着自己,猴子对他呲了呲牙,貌似在威胁什么。见

此,林雪唐狠狠白了它一眼,心想这猴子好像还真不太待见自己,不过自己好像也没做什么招惹它的事儿啊?

冰冷的尸体旁,司马未央眉头紧皱,一双手不断在尸体身上摸来摸去,至少在外人是这样。

萱萱抱着猴子来到班老伯身前,小声问道:“爷爷,司马大哥在那找什么呢?”因

为怕萱萱看见死人尸体不舒服,所以司马未央特意命人将尸体放在远离篝火的地方,对于这一点,班老伯与萱萱都是看在眼里,感激在心。

“呵呵,不是在找东西,如果我没猜错,司马公子应该是在验尸!”

“验尸?”

班老伯摸了摸萱萱的脑袋,看着她的大眼睛回道:“对,就是检验死人的尸体,从而找出线索,比如他们是怎么死的,被什么人杀的!”“

哇!”萱萱一惊,张大嘴道,“司马大哥这么厉害!”

就在两人说话间,司马未央也已经检验完毕,宇文子晋正拿着水袋给他洗手。洗

完之后,司马未央还特意闻了闻自己身上有没有味道,先前众人跟着猴子一路追,那个时候他就已经闻到一点特殊味道,那就是尸臭。根

据司马未央的经验的推断,此人的死亡时间大概在七天前,虽然士兵身上有很多伤口,且刀剑伤痕居多,不过真正致死的原因却是坠落山崖摔死的。“

是遇到山贼了吗?”林雪唐眉头微皱,看了看黑漆漆的四周。

被他这么一说,萱萱不由得小脸一白,搂着班老伯手臂的小手也更加用力。

感受到萱萱的紧张,司马未央面露微笑,指了指四周的篝火与官兵,道:“看见没有,有了他们,即使有山贼也不敢来sāo扰我们!”

不知道为什么,萱萱对司马未央非常信任,是打心底里那种信任,她抿着小嘴点了点头,随后看向一旁一脸冰冷,面无表情的宇文子晋,道:“谢…谢谢你!”突

然被人柔声感谢,宇文子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就那么楞在原地,脸上尴尬不已。方

才在萱萱发出尖叫后,第一个冲出去把她挡在身后的人不是司马未央,也不是班老伯,而是宇文子晋。

或许宇文子晋没什么感觉,不过这份恩情萱萱可是忘不了。

看着宇文子晋尴尬不已的脸sè,司马未央摇头一笑,随后转头对林雪唐说道:“我不认为是山贼干的!”

“为什么?”林雪唐反问一句。司

马未央回道:“这里是已经南阳府范围,就算偶尔会有山贼出没,应该也不会没有脑子的对一个落单的士兵出手。之前你也说过,平东大将军的威名在这御奴州可谓是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,即使是落单的士兵,应该也不会有山贼那么蠢会去打劫他。”

林雪唐点点头,觉得他说的有些道理,转头看向那具尸体,问道:“那你觉得是什么人干的?”“

不知道!”司马未央摇摇头,同样转过头看了一眼不远处静静躺在地上的尸体道,“不过有一点我敢肯定,那就是这个人在死之前应该是被人追杀了很久,他身上的伤口有新有旧,甚至有的旧伤已经开始愈合,做了紧急处理,我想在坠崖之前,他应该逃了很久,最后被逼无奈才跳下山崖摔死,或者被人推下山崖摔死!”“

被追杀?”林雪唐想了想道,“那就是仇杀喽?”

对此,司马未央没有发表任何意见,只是摇头道:“不管了,明rì我们全力赶路,争取下午赶到崇武县,然后把尸体交给当地县官,剩下的事情就让他们处理吧,我们还有其他事情要做!”“

嗯!”林雪唐点点头,不再纠缠士兵的死因,转而自言自语道:“你说的也对,还是追查平东大将军遇刺身亡一案比较重要,至于其他事”“

什么?!”林

雪唐一句话还没说完,原本沉稳寡言的班老伯却突然站了起来,一脸震撼的问道:“你……你刚才说什么?”

林雪唐被班老伯的反应吓了一跳,看着眼前判若两人的老者,他磕磕绊绊道:“怎…怎么了?我说平东大将军遇刺身亡啊,你难道不知道吗?”

“死了?平东大将军死了?!”班

老伯仿佛受到了天大的打击,整个人站立不稳,脚下一软,忽然跌倒在地。“

叽叽……叽叽叽叽”还

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,萱萱怀中的猴子就已经对着林雪唐扑了过去。猴

子虽然听不懂人们在讨论什么,不过在它眼中,却看到班老伯是在与林雪唐对话后才变成这样的,所以自然就把林雪唐当成了罪魁祸首!“

我靠,臭猴子还来!”

经过上一次的教训,林雪唐也长了心眼,一见班老伯脸sè不对,立马就看向了萱萱怀中的猴子,就在猴子扑向它的那一刻,险之又险的躲了过去。

“爷爷,爷爷你怎了?爷爷?”从

小就跟着班老伯四处漂泊的萱萱,何时见过这样颓败的他,登时就急的快要哭出来。“

班老伯你怎么样了?”

司马未央见班老伯面sè如土,双眼空洞,好像丢了魂一般,生怕他出点什么事情,急忙起身为其把脉。“

我…我没事!”

可是就在司马未央将其手腕翻过来的一瞬间,班老伯的眼中却突然涌出一丝惊恐,随后反手一扣,狠狠攥住司马未央的手腕,口中磕磕绊绊道。

这一幕完完整整的落入宇文子晋眼中,见班老伯瞬间爆发,居然将司马未央反扣,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,以及tsxsw.comJǐng惕。

“果然不是那么简单!”感

受着手腕上传来的力度,以及老人躯体上紧实的肌肉,司马未央眼中闪过一丝惊讶,但是很快便将其掩饰下去。

他笑了笑,把手从班老伯的手中抽出来,眼睛却从班老伯手腕内侧那一大片烫伤上一扫而过,随后略带歉意道:“抱歉!”

班老伯脸sè一僵,眼中流露出耐人寻味的苦涩。

“畜生,还不回来!”

见猴子还在不断sāo扰林雪唐为自己出气,班老伯气的一笑,急忙吼道。

猴子打了个机灵,回头见班老伯正看着自己,急忙放下手中的石子,一步三个蹦的跳进了他的怀中。